百年沭中‖《虽死犹荣 英名常在》《偬偬我马扫残云》——校庆文稿(二十三)

发布时间: 2022-03-03

校庆栏目图2.jpg

2022年,沭阳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百年风雨兼程,百年薪火相承。一草一木总关情,一人一事忆当年。学校将从众多校友和各界人士的文章中,选取部分文章通过学校网站和公众号定期推送,与大家共忆当年育人往事,回顾学校百年发展历程。

虽死犹荣  英名常在

——纪念钱星伯孙炳球骆奎轩孙乃享烈士

顾九纲

钱星伯等四位同志,一九四一年先后到东灌沭边区中学(后改为准海第三中学)做教育工作。一九四六年秋,国民党军队进犯苏北解放区,学校奉命北撤。为保存这批文化大军,他们历尽了千辛万苦。当陈(毅)、粟(裕)大军进逼两淮(淮阴、淮安),华中即将解放之际,淮海第三中学又奉命南下,路经陇海,中敌突击,钱星伯、骆奎轩、孙乃亭、孙炳球等四位同志不幸被俘,英勇牺性。如今离开我们已四十年了,但他们的音容笑貌历历如在目前,他们的业绩永远激励着我们广大师生。

钱星伯同志抗战前毕业于上海大厦大学,一九四一年到边中任教,先后担任地理教师、教导处副主任、主任、副校长等职。他治学严谨,忠厚老成,待人处事朴实、正派、直爽,无一点虚伪。他虽不是共产党员,但处处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共产党员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

在他担任教导处主任时,我担任政治指导员,为了共同做好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他经常和我交换意见。提醒我对学生要加强爱国主义教育,要鼓励他们多学政治文化;他还经常启发我,要我和同学们多接触,多了解他们的思想要求。那时学校没有校舍,教学时树荫、场边是课堂,学生没有固定的宿舍,都寄宿在学校周围的群众家里。他经常和我到学生的住处,向同学问寒问暖,到群众当中检查学生遵守纪律情况。他经常对学生讲:我们都是来自老百姓,一定要多为老百姓着想,才能搞好群众关系,只有依靠老百姓,我们才能克服困难,办好学校。带领学生北撤时,他铿然有声地对我说:“指导员,我虽不是共产党员,但我在淮海第三中学教书多年,受到党的教育影响,特别是孙存楼校长对我帮助很大,我的心早已向着共产党了。如果有一天我被敌人抓去,我是准备牺牲了。”谁知这句话,竟成了他英勇牺牲的壮烈誓言。

孙炳球同志是位教数学的老师,平时沉默寡言,知识分子气足。有人说他清高,不大关心政治。其实他是善于思考问题的人,他对工作、学习每个问题都是深思熟虑的,因而平时不苟言不苟笑。他讲数学,备课充分,无论大代数、小代数、开方、方程,他都讲得条理清楚,逻辑性强,因而很受同学欢迎;他对政治不是不关心,而是不空发议论,一是一,二是二。北撤期间他经常和我攀谈。他曾经告诉我,他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北撤了,离开爱妻和孩子很舍不得。但当革命需要时,只能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并随口念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裴多菲这首诗成了他的座右铭了。作为一个非党的知识分子,当时能有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的。大敌当前,不为小我着想,要为革命作出贡献,作出牺牲,这就保证了北撤的成功,保证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骆奎轩同志是一九四○年参加共产党的,是边中较老的党员干部,任过文印员,他牺牲时只有四十来岁。学校很多讲议材料都是他刻写的。由于工作踏实、勤恳,字写得好,很多同学都愿和他接近,向他学习。他也乐于助人,指导别人如何刻好钢板字,从不计较名誉地位。他在学校工作多年,一直负责文印工作,从不嫌脏和累,认为这就是党交给他的重要任务。他自己写,自己印,为各位老师提供教材,克服教学上的困难,他感到心安理得。这种全心全意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甘当铺路石子的精神,是多么可敬可佩啊!现在,好多当年淮海三中的师生在一起团聚时,无不称道奎轩同志人好、字好、作风好,他的“三好”永远留在边中师生的心坎里。

孙乃亭同志牺牲时也只有四十多岁。当时他负责三中财务工作。他一贯认真负责,“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每学期开学前他要为五百多名师生生活筹备安排。特别在北撤期间,师生生活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不辞辛苦地跑东跑西,跑上跑下,为师生筹划粮食、衣鞋。当我们撤退到鲁南时,山多路险,头上有敌人飞机扫射,地上有敌人枪炮送行。每日行军百余里,一停下来,他就找粮站、区乡政府为学校解决困难,在比别人多跑路的情况下,从无半句怨言。他一心向着党,一心完成北撤任务,为保护这批文化大军贡献了力量。

“苟利国家生死矣,岂因祸福避趋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他们虽死犹荣,英名常在。愿健在的同学、老师珍惜边中光荣的历史,化悲痛为力量,“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荫”,为党、为人民、为四化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1986115于上海

 

(本文作者顾九纲为东灌沭边区中学老师)

 

偬偬我马扫残云

——缅怀朱崇科烈士

王良佑

朱崇科烈士离开我们近半个世纪了,他用年轻的生命谱写出一曲可歌可泣的壮歌,每当我想起他就很难过。

崇科同志是我在边中的同班同学,他年长我一岁,待我象弟弟,两年多朝夕相处,真是亲如手足。他是我们行政科的中队长,处处做表率,给同学们留下难忘的印象。

“朱崇科老大哥,趟趟数他挑的多”,“朱崇科老大哥,脱的土块比人多”。边中师生亲自动手盖教室时,墙报上经常出现颂扬崇科等同学的赞语。

建设校舍,急需要从汤沟运回一批木料。崇科同志接受任务后,马上带领我们几个同学奔赴那里,用绳索把20多根杉木绑扎成木筏,投放到柴米河,我们在岸堤上拉纤西行。那时我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也不知道什么叫辛苦和困难。经过两夜一天的行程,及时把木料运到了西河拐,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

隆冬夜半,相当寒冷。熟睡在地铺上的十来个同学,发出各种鼾声。轮流到我同宁刚站岗放哨,我们正在点燃好第二柱香(当时无钟表计时条件,只能用香代之)。忽听远处有声响,我们立即叫口令,对方马上回答,原来是崇科同志来查岗的。

我们相互寒暄,问寒问暖,从国家大事谈到边中的学习生活,话语中流露出将来不能不分别的情感。崇科同志深思后说,现在还在同小日本打仗,即便抗战胜利了,又不知反动派搞什么花头?不过现今形势发展快,各方面都要干部,说不定你我中间有人要提前离校的,不是有的同学已走了吗?我们边中就是为党的需要培养干部的,要服从组织分配,分别是自然的,还会会面的。

我们言谈间,崇科同志发现有的同学腿脚露出被外,有的把被子蒙牢头面。于是,他弯下腰把这样同学的盖被整理好,用火热的情感温暖着同学们。

由于革命形势的需要,我们行政科同学提前于一九四五年七月结业,奔赴党所需要的地方和工作岗位上。

别了,同学们!从那以后,我的耳际常常回响着崇科同志的声音:“分别是自然的,还会会面的。”当然,好些同学又重逢,未见面的还通了信。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崇科同志和我们竞永别了。解放战争开始不久,他在同敌人作殊死搏斗中英勇牺牲了,为党的神圣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崇科同志牺牲得很英勇,很壮烈!

那时候,延安《解放日报》及时报道了崇科同志参加的这次抗击敌人战斗的经过,讴歌他们的丰功伟绩。

1946116,《解放日报》在一版显著地位上刊载新华社发的电文:

击退十倍蒋军五次冲锋  十八位英雄壮烈牺牲

灌云杨集区民兵自卫史绩

(新华社华中4日电)灌云杨集区,参战团连长陈幼奋和朱崇科、杨国华等19位不朽的民兵英雄,以他们的生命写下了人民英勇抗击蒋伪军的可歌可泣的史诗。十九位英雄在1016日的拂晓,被超过自己十余倍的蒋伪军二百余人包围于杨集以南界圩河岸上小圩庄上。在四小时激战中,打垮蒋伪军的五次冲锋,仅剩下十发子弹和十颗炸弹了。经过商议后他们从窗口丢出几支破枪,诈称:“投降”。当蒋伪军蜂涌前来“受降”时,他们射出了最后的子弹和炸弹,把蒋伪军炸得血肉横飞。趁着蒋伪军惊惶失措之际,勇士们握紧拆掉零件的枪筒,有的竟是赤手空拳冲出来,和蒋伪军肉搏,予蒋伪以杀伤,同时高呼:“解放区人民死也不会投降!”连长陈幼奋被打倒时,还高呼“共产党万岁!”在换取重大代价后,18位勇士乃壮烈牺牲。另一位老李用四颗子弹(内有一颗哑火)打死3个蒋军,负伤倒地装死脱险。

在怀念崇科同志英勇献身时,战争年代在灌云工作的王生同学说,崇科同志牺性前,是杨集区的治安股长,区民兵参战团领导人之一。那天拂晓,在同敌人殊死搏斗中,崇科同志表现得很勇敢,在高呼“共产党万岁!”连扔向敌人三颗炸弹后壮烈牺性。

崇科同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同无数先烈们,用鲜血浇灌出了胜利之花,结出了幸福之果。

崇科同志:边中同学深深地怀念您。

崇科同志千古。

(本文作者王良佑为东灌沭边区中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