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沭中‖《硝烟中的奇葩》——校庆文稿(二十)

发布时间: 2022-02-18

校庆栏目图2.jpg

2022年,沭阳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百年风雨兼程,百年薪火相承。一草一木总关情,一人一事忆当年。学校将从众多校友和各界人士的文章中,选取部分文章通过学校网站和公众号定期推送,与大家共忆当年育人往事,回顾学校百年发展历程。

硝烟中的奇葩

——灌沭中学文工队纪实

汤草元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间的苏北,秋风萧瑟,落叶飘零,唯有战地黄花傲霜竞开,散发着清香。其时,在沭阳县徐大庙村西北角上一户农家的庭院中传出悠扬悦耳的琴声与歌声,附近村子里人们闻之,都会异口同声地说:灌中文工队又在排戏了。

这是一支活跃在苏北抗日前哨的文艺轻骑兵,总负责人是汤增桐老师,大家都叫他桐先生。

一九四三年九月,桐先生应孙存楼校长的聘请来到学校,他担任政治课教师,兼任社会服务部主任。在他领导下,学校的文艺活动和社会服务工作,都搞得更为朝气蓬勃,有声有色。在全校广泛开展文艺活动的基础上,发现并培养了一批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和骨干,就在这些文艺活动积极分子中间,选拔二十余人于一九四三年十月间成立了灌沭中学业余文工队。

被吸收参加业余文工队的同学有:卢静、张泉、徐辛、汤景球、王生、孙中笑、于通浩、于通琪、侍坦、汤展(现名汤草元)、汤化生、汤化蔡、汤儆仪、陈冰、吴玮、孙乔珍、孙熙琴等。此后,大约在一九四四年的春季,汤沟镇的几位业余京剧爱好者参加了文工队。他们是:曹廷文、戴长征、屈效寒、汤化铭、张振赢等同志。到了一九四四年的夏秋之间,又有冯树济、周惠生、朱步营、樊伟真等同志加入了文工队。在这期间,人员经过适当调整,确定了编制,总人数不超过三十人。队长还是汤展,指导员冯树济,男生分队队长卢静、汤化铭,女生分队队长周惠生。桐先生还是我们的指导老师,业务总领导。

文工队成立以后,在校部领导下,广大师生继续发扬积极参予的精神,特别是许多老师,热情主动为文工队写戏作曲,进行业务指导。费白夜老师率先写了《十里好风光》唱词,吕问樵老师借用地方小戏——淮海戏的基本曲调进行创作为其谱曲。演唱以后,受到了师生的一致赞扬。随后,吕先生又以此曲为核心唱段,编写了多幕淮海戏《柴米河畔》。其内容主要是:在日本侵略军统治区,一位姓黄的青年,为了躲避日伪军魔爪,携带妻子一同逃往解放区。伪军追赶在边境被我民步抓获。黄姓夫妻到了解放区。看到解放区人民生活欣欣向荣的景象,不禁触景生情,边走边唱:“走过一里好风光,家家草堆堆满场,生活美满日月好,今年不愁明年粮”,“走过二里好风光,家家纺纱织布忙,纺成纱来织成布,好做衣裳和军装”。……通过这欢快的歌声,歌颂了解放区军民丰衣足食民主自由的新天地,唱歌毛主席,赞颂共产党。

剧本写成后,由桐先生导演,吕先生和于通琪、于通浩编曲,并亲自弹琴伴奏。这是我们文工队运用淮海戏的旧形式,加以改造,表现革命内容的新的尝试。《十里好风光》的曲调,大家都爱听爱唱。她保留了淮海戏曲调原有的委婉细巧的特点,又注入了新的感受和韵味,使之成为清心欢快、优美的新曲调。由于这一曲调好听,易学易唱,在我们所到之处广为流传。此后,竟成为了准海戏的基本曲调之一,流传至今,曲名就叫《十里好风光》。

在大敌当前和艰苦的环境里,更能激发人们的创作热情和大胆快速的工作精神。徐孟依老师过去从未写过剧本,很少接触淮海戏,然而却大胆地拿起了笔,创作了淮海戏《小二黑结婚》(根据同名歌剧改编),并由桐先生导演。汤儆仪饰小芹,她那清亮甜润的歌喉,将村姑小芹演唱得热情纯洁,天真可爱,王生饰小二黑,汤化生饰三仙姑,都演得纯朴生动,活灵活现。整个演出,获得了全校师生及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

桐先生集教学、导演、社会服务于一身,同时还忙里偷闲,进行戏刷创作。他编导的淮海戏《三星落》是最受观众欢迎的优秀作品之一。

继《三星落》之后,文工队又成功地演出了话剧《掼碗》。参加演出的人员有:汤化铭、汤草元、汤化生、冯树济、孙乔珍等同学。《掼碗》是桐先生的又一优秀作品。其故事大意是:八路军某战士刘大兴进村来到刘三娘家为部队借住房,遭三娘拒绝两人发生争执,战士打破了三娘家一只碗,三娘大怒,此时班长到来,批评刘大兴破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巧,本村长者三先生也到来,他问明事实真相后教育三娘要爱护八路军,借房给部队住是应当的;大兴检讨自己态度不好,打破了碗,应当赔偿;三娘表示自己脾性也不好,那个碗原先是破的,不要赔了,双方言归于好。这是一曲民拥军、军爱民的动人的赞歌。一九四五年秋季,在准阴召开苏皖边宣教大会,淮阴地区宣传大队为大会献了《掼碗》,得到了中共华中分局领导同志和到会的文艺工作者的肯定和好评。

一九四三年秋季至一九四四年冬季,是桐先生创作的丰收年。他激情高涨,才思横溢,自编自导的剧目除前边提到的之外还有:僮子戏《大队长受训》(该剧由张泉、汤景球、吴玮主演),现代京剧《打据点》(由曹廷文、戴长征、汤化铭、屈效寒等参加演出),还有淮海戏《明减暗不减》等。他还创作了一些说唱和活报剧。他为丰富淮海地区文艺演出团体的上演剧目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我们演出的剧目,除本校老师创作的以外,还演出一些外来剧目。如话剧《双喜临门》、《铁牛与病鸭》和吴瑾瑜同志创作的《雾的重庆》等。《雾的重庆》主要是为中、小学教师演出的。他们看了之后感到很满意,认为文工队为他们演了一出好戏。《铁牛与病鸭》在汤涧演出,竟招来了上万名观众,盛况空前。徐幸演地主家长工铁牛,铁牛向地主要求增加工资,同地主进行说理斗争态度坚决,理直气壮声音很响。我演病鸭。他也是地主家长工,性情儒弱,人称病鸭。病鸭不是身体有病,而是思想有病,即缺乏阶级觉悟,不敢理直气壮地向地主要求增加工资,说话声音较低,唯唯诺诺。加上我缺乏台词基本功,声音送不远。因此桐先生在后台叫我说话声音响一些。我只得提高嗓门说话。因而有人开玩笑说病鸭的“病”好了。

我们文工队不仅演戏,还表演歌曲、器乐及舞蹈。有时开演之前为了闹场子(邀观众),也会敲一通锣鼓,敲得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少闻声而来。

我们演出一般都是大合唱开场。经常唱的歌曲有《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之歌》《黄水谣》《大刀进行曲》等。学校音乐老师王易平先生不仅教我们唱歌,有时还上台亲自担任指挥。我们每个人都特别喜欢唱抗日救亡歌曲,愿通过歌声把我们的情感,把我们对日寇的满腔愤怒和我们的热血一起喷发出来,化作滚烫的枪弹,射向敌入的胸膛。

参加文工队演出的,还有一位唱歌“明星”,大家都爱听她唱歌,她就是学校生活指导员孙桂仙老师。她的歌声清亮华丽,柔润甜美。她善于唱的歌曲有《丈夫去当兵》《恳春泥》《流亡三部曲》等。一曲《松花江上》,唱得满场听众心酸泪下,义愤填膺。她自己更是激情满怀,热泪盈眶。她的歌声给人以激情和美的享受。至今每当我想起她,在我的耳畔仿佛还回荡着她美妙的歌声。

文工队也演出过一些舞蹈,跳舞的成员主要有汤化葵、汤儆仪、王生、孙中笑等年岁较小的同学。其实有的人年龄并不怎么小,只是身材适中,宜于跳舞。她们跳过舞现在我只记得一个叫《春天里来百花香》。这是汤化葵从五旅文工团学来的,她们舞姿轻盈优美,活泼可爱,令观者拍手叫好。

剧场,那时我们演出没有正式的剧场,也没有礼堂,都是在露天的打谷场上。选择较大的场地,在其一端挖土筑成一米高的马蹄形的土台,竖起木柱子,挂上幕布,后台用芦席围起来作为化装的地方。舞台照明用汽油灯和豆油灯。化装用凡士林和彩色的粉,黑色用锅底刮下来的黑灰。那时条件虽然简陋,但桐先生对服装、化装和道具等方面的要求还是相当严格的。服饰一定要和剧中人的身份及所在环境相吻合,不允许随意穿着。布景、道具方面,如房屋、门楼、院墙及花草树木之类,改变了过去地方戏曲所采用的虚手法而要求真实。在演出京剧《打据点》时,为了再现老百姓牵着牛驴跑反的真实景象,桐先生决定将天幕完全打开,扩大舞台表演区城,让真牛真驴从台上经过。当时的情景是:在枪炮声中老百姓杂乱的呼叫着“鬼子来了”,“快跑啊”!一群老弱男女群众和小孩,相互搀携,牵着毛驴和牛惊恐地哭叫着从台上经过,日伪军一边追赶,一边嚎叫;远处烈火熊熊,人声鼎沸,呈现出一片恐怖凄惨的景象。有的观众都看傻了,以为真的是敌人下乡扫荡。许多人说这一场戏是舞台艺术的一大创造,应当保留。

文工队成立一年间,在东(海)、灌(云)、沭(阳)边区,以及涟水、泗阳等县的许多集镇和乡村都留下了足迹。我们还首次在日伪统治区为伪军演出两场戏,那是具有很大风险的演出。大约是一九四五年二月孙存楼校长和桐先生研究决定要文工队去灌云境内大伊山南面的大侍庄为伪军演出。几天前就作了动员,使大家认识到对伪军进行宣传教育工作的重要意义,并选好节目,人员尽量少去,少带东西,轻装上阵,速去,速演,速回。

一九四五年三月间,文工队经过短期的体整,改建为中共灌云县委文工队。至此,活跃在苏北抗日战场的一支文艺奇葩——灌中文工队走完了十六个月的光荣的里程。

星转月移,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岁月染白了我的头发,磨去了我脑海中的层层记忆。可是,在灌中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情景,却难以忘怀。那战火硝烟中的嘹亮的歌声,那柴米河清彻的流水,夕阳西照下的漫步,还有那学子青年的浪漫情怀……都留下了许多快乐的美好的回忆。

19955月于上海寓所

(本文作者汤草元为东灌沭边区中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