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沭中‖《浩气薄云天》——校庆文稿(十八)

发布时间: 2022-01-24

校庆栏目图2.jpg

2022年,沭阳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百年风雨兼程,百年薪火相承。一草一木总关情,一人一事忆当年。学校将从众多校友和各界人士的文章中,选取部分文章通过学校网站和公众号定期推送,与大家共忆当年育人往事,回顾学校百年发展历程。

浩气薄云天

——痛悼封钦

何赋秾

我患眼疾,在浙江住院,不能阅写,苦甚。纪国城同志专程从南京来院看我,带来赤布同志在《烽火桃李赞》会审会上的讲话:《关于编务工作的汇报》。我眯着眼睛,读之再三。赤布同志首先提议,为在革命战争中光荣牺性的老师、学友默哀。内中有封钦烈士。读之,使我热泪盈眶,好几夜不能安然入睡。封钦同志五十年前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宛如昨日。

当年,我们才十四、五岁。对人生前途的追求,对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充满热情。经过五十多年的坎坷磨炼,我们已进入老年,而封钦同志为人类解放事业光荣牺性已四十八年!至今,我还未能一次地正式悼念他。此次边中校友集会,向烈士默哀,我又因病失去此一机会,心中很不平静。

一九五○年三月初,我在无锡时接到吴书同志于同年二月二十一日的来信。信上说:

封钦同志随我来部队工作,表现很好,确是一个好干部。他不幸于一九四七年冬季攻势,在消灭国民党反动派新五军战斗中,在东北辽西王道屯牺牲。葬于彰武县苦瓜山。

封钦同志是一位青年有为的干部。他的牺牲,确是党的一个损失!

可是,牺性,在斗争中是很难免的。望你不要太难过。

几十年来,这封信,我一直珍藏着。每到遭遇到不愉快事件时,我就展读再三。共产主义信仰者,连死都不怕,何惧那些委屈,何惧什么坎坷?就连写信告知封钦牺性的吴书同志,也在写信的十个月后牺性在朝鲜战场上。美帝国主义的炮弹夺去了他的生命。战争是残酷的,人民的江山来之不易。我们应该努力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

我与封钦同志相识于一九四四年夏初。他出生于灌东思卢湾一个农民家庭。幼年丧父,很小就参加劳动,割草放牛。稍长,就会锄草犁地。他的兄长封哲生同志早年参加革命,远离家乡。老母生活只靠土地的微薄收入。一九四四年夏,他来东灌沭边区中学,和我同住徐大庙一个徐姓老乡家。他比我年长两岁,一见面就待我如弟,从此行影不离,亲如手足。

秋天,学校师生自己动手盖教室。封钦同志非常积极,被选为劳动英雄,并在此期间参加了共产党。一九四五年春节后,学校开学,班级调整,高中同学搬到徐大庙。二上留西河拐,算是最高年级。同学们选举我和封钦为中队长。不久,我遵照组织决定去新四军三师师部工作,与封钦同志分手了。我到师部不几天,接封钦同志来信,他与王生、纪国城等同志随吴书同志到三师独立旅二团工作,任二营营部书记。

二团是解放淮阴的主攻部队,战绩显著,但伤亡也较多。他们战后返回董大庄时,我从淮海行署驻地去看他,他就明确地对我说:“革命是要流血牺性的,成果得来是不易的。”

一九四五年秋。当三师全军开赴东北时,我连续去探他几次。他将留给家里的物件全都托付给我,要我在可能的情况下关心他的老母,并在送我的薄子上写下了几句深刻的话:

胜利会到来的,但要流血。胜利就是血换来的。年轻的布尔什维克战士,都应准备流血。

斗争已到最后的时刻!

望你永远的保存。

如我牺牲,……同志的留恋。

战友封钦敬赠

他在练习簿中,又写了两页短信:

赋秾同志:

就此分别,永远的别了。

但革命的感情,是永远忘不了的。

在空闲时间,是会想到的,并且能和别的同志谈起。

别了,永远的别了。

但不要把革命感情冷淡。永远的不要冷淡。

……我不能再写了,分别了,永远的分别了。

战友握手    封钦敬礼

多年来,我与桂超、国城想去彰武县苦瓜山探寻封钦同志的墓地,一直未能成行。每忆及此,心头无限酸楚,潸然泪下。我们都已进入老年,此种心情更难释去。

敬爱的封软同志。您栖牲得英勇,您牺性的光荣,祖国会水远记住您,人民会水远记住您,边中的校友会水远记住您!

您将永远地活在我们的心中!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二日于病床上

 

(本文作者何赋秾为我校1944级校友)

人物风采

封钦

封钦烈士(?-1947),江苏省灌云县人,1945届校友。1944年夏就读于东灌沭边区中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任新四军三师独立旅二团二营营部书记。1945年秋,随部队开赴东北,1947年冬,在消灭国民党反动派新五军的战斗中,在东北辽西王道屯中光荣牺牲。

封钦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