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沭中‖《丹心昭日月,忠烈贯千秋》——校庆文稿(十七)

发布时间: 2022-01-14

校庆栏目图2.jpg


2022年,沭阳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百年风雨兼程,百年薪火相承。一草一木总关情,一人一事忆当年。学校将从众多校友和各界人士的文章中,选取部分文章通过学校网站和公众号定期推送,与大家共忆当年育人往事,回顾学校百年发展历程。


丹心昭日月,忠烈贯千秋

——怀念亲密战友朱环同志

周欣

一九四三年夏,我受党的派遣进入敌占区灌云县新安镇搞敌工工作。初秋的一天,从新安镇日军司令部获得消息,昨日,日军从西边押解来两个小八路,年龄加起来不足四十岁,遭受日军严刑拷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皮鞭抽、狼狗咬,已遍体鳞伤,气息奄奄,但始终不屈,无半句口供。我感到非常震惊。由日军直接刑询,必是敌人视为重大的案情。我必须弄清这两个人的情况并考虑营救办法。

翌日,一个灰朦朦风凄凄的天气,我再次准备进入新安镇敌据点。刚走到据点北门,突然,几十个伪军,从门里冲了出来,个个荷枪实弹,如临大敌,凶神恶煞。敌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立即在沿途戒严,把老百姓赶在路旁,禁止走动。此时我亦站在赶集的人群中,心中暗暗吃惊。莫非敌人又要搜查抓人?数分钟后,十余名日军,押解着二名反绑双手,头上和身上血迹班斑的青年,推搡着向红庙西边的洼地走去。我意识到了,敌人是对这两名小八路下毒手了,我举目细看,心猛然剧烈跳动起来,那年轻的一个不是别人,正是我边中的同学朱环!他和我同班,而且同时入党!我的眼前一片模糊……

我们从边中分手后,仅仅一年多点,想不到竟然在他走向刑场的时刻相见!我恨不得冲上前去救他。然而,为了民族解放事业,我不能这样暴露。此情此景,多么令人悲愤啊!我欲呼他,不能,欲放声大哭,不能。只能咬紧牙关,强忍着悲痛的泪水,目送着昔日同窗、亲密战友走向刑场。这时群众中有人轻语:“好样的!”“好个年青英雄的小八路!”一名戒严的伪军士兵可能听到群众的一点轻语,自言自语地说:“皇军一夜严刑拷问,他闭口不招。”

突然,刑场上传来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壮烈的口号声,震撼了刑场,震动了周边群众。敌人被突如其来的呼声吓坏了,迅即铁棒、刺刀齐下。朱环等二位同志倒在血泊中。他们为革命、为中华民族解放的伟大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我们都是在一九四一年春季进入我党初期创办的东灌沭边区中学读书的。这里顺便提一句,这不是一般的普通中学,而是培养抗战、革命人才的一所干部学校。朱环同志一进校,我们就学在一起、睡在一起、吃在一起。我比他大两岁,我们如兄弟,形影不离。他一贯努力学习,学政治、学文化、学军事。他有强烈的进取心,成绩优秀。对学军事,他尤加重视。他说,“学军事很重要,和敌人拚刺刀时用得上。”他在参加地方举办的一次民兵比武中,曾获得步枪刺杀第一名。他特爱我军艰苦奋斗的作风,处处摹仿。当时在校同学都穿家里做的便服中装,不知他从何处弄到一身破旧了的粗土布灰军装穿在身上,还褂上一个旧军用包,自己学打草鞋,光脚穿着。

朱环同志有强烈的爱国心,爱追求真理。有一次指导员苏光同志讲课,讲《新民主主义论》时,联系到近来发生的皖南事变,国民党顽固派,不抗日,反共打内战。他在课堂上磨拳擦掌,情绪激动,突然跳了起来大叫:“去和顽固派拚了!”当时课堂内群情激愤,指导员走了过来,轻轻地按一按他的身子,示意坐下,从容地说:“朱环同志对顽固派的激愤很好。我们要揭露国民党顽固派不抗日反共打内战的罪行,我们要进行有理有节的斗争。”

一九四一年五月二十五日,苏光同志领着我们,在学校郊外柳树下、小溪旁、麦田边,一起向党庄严宣誓,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担任了“边中”第一个党支部的宣传委员。

四一年初夏,我们党支部接受东灌沭办事处的委托,在汤沟小学里举办东灌沭保长培训班,朱环为二连连长兼指导员,还兼任军体教练员。清晨和下午出操,军事训练教俯卧冲锋、撤退……,在酷热盛夏跌、打、滚、爬,无不率先示范,夜间还要带班站岗放哨,一夜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同年秋冬至四二年春,敌人猖狂进犯我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行疯狂掠夺、杀人放火,在我东灌沭边区的腹地,日日夜夜反复扫荡。学校因敌情严重,一再转移,由汤沟迁到李恒庄西南柴米河南岸之西河拐,并在这一带村庄转移和敌人周旋。朱环同志在行军中扛着仅有三粒子弹的土步枪,走在队伍最前列。夜间宿营时,为了护卫老师和同学的安全,他和战友在距离敌人四五百米的地点站岗、放哨。有一次敌人扫荡靠近学校,我们紧急转移,在一个小池塘边的树林里停下,一面休息一面察听敌人动态。时约午后二点多,没有粮食做饭。党支部开了支委紧急会议,号召党员带头克服困难。朱环同志首先带领部分同学找野菜、在小河浜里捉鱼。我们几个党支委沿交通沟溜进西河拐,在地主的磨房里弄回一些麸皮。

朱环同志爱憎鲜明、立场坚定。一九四二年暑假,几个支委受党组织调遣,参加夏收工作队,到危险的边区去搞减租减息。他深入敌伪军经常出没的韩山区,这里是游击边区。发动农民找地主减租,要做十分艰难的思想政治工作。记得在一个炎热的傍晚,沉闷的打谷场上,地主手拿盒子枪扳着枪机,恫吓、威逼农民交租。朱环同志面对凶狠的地主,挺身而出,大胆为农民撑腰,支持农民进行面对面的说理斗争。此时天色已到黄昏,月色笼罩,村中积极分子告知,你们已不能返回乡公所住地了,沿途七、八里的路程中,已有日、伪、匪顽活动,甚为危险。积极分子连忙送来几碗稀饭给我们站在打谷场上喝下,迅即将我们领到离村数十米的一个堆满了麦草的草棚内藏匿。深夜月光朦胧下,依稀见到听到当地日伪、匪顽三五成群在村中走动和说话声。他在蚊虫叮咬中度过了一夜,迎来了黎明的曙光。

岁月流逝,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每当想起那腥风血雨、艰难困苦的年代,想起英勇就义的朱环烈士,我就心潮激荡,夜难成眠……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是千百万革命志士用宝贵的生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用殷红的鲜血,染织了艳丽的五星红旗,迎来了山花烂漫的今天。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深夜于上海

 

(本文作者周欣为我校1941级校友)

人物风采

朱环

朱环(1925-1943),江苏省灌云县人,1942届校友。1940年参加八路军豫皖苏支队湖西大队创办的随营学校,后转入东灌沭边中学习。1941年,16岁的朱环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被学校任命为党支部宣传委员。1942年,被调到淮海军分区文工团工作。1943年,为充实瓦解敌伪军工作力量,又被挑选到沭阳县联络处(即敌工部)担任侦察干部。1943年夏,在拔除沈小街据点的战斗中,在顺利完成对该据点的侦察任务后,不幸被捕。被捕后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毫不畏惧,坚贞不屈,英勇就义,牺牲时年仅18岁。为纪念朱环烈士,灌云县委、县政府将朱环烈士的出生地朱埝乡改名为朱环乡,并在他的家乡创办了“朱环小学”。


朱环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