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沭中‖《炮声中,我举手宣誓》——校庆文稿(十六)

发布时间: 2022-01-13

校庆栏目图2.jpg

2022年,沭阳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百年风雨兼程,百年薪火相承。一草一木总关情,一人一事忆当年。学校将从众多校友和各界人士的文章中,选取部分文章通过学校网站和公众号定期推送,与大家共忆当年育人往事,回顾学校百年发展历程。


炮声中,我举手宣誓

江修惠

 

一九四四年冬天,我报考灌沭中学被录取,第二年初春就报到入学了。当时,学校在西河拐村的一座地主庄园里。这里的景色很美,周围有柳林环绕,村南是一片池塘,村北是碧水悠悠的柴米河。教室和办公用房是地主家的房舍,学生们则分散住在村里的农家。教室不够用,打麦场上、柳树林中都成了课堂。学生坐在“马扎”上,把讲义夹子放在膝上就当课桌。

这所冠以“灌沭中学”名称的学校,实际上也是一所干部学校。学生中有像我这样从小学考进来的十三、四岁的,也有保送来学习的地方干部。有的人年龄大我们十岁以上。斗争形势好,根据地扩大了,就从学生中挑选能够独立工作的人,到新区去当干部。为适应当时革命斗争的需要,学校的办学方针是:既重视向学生传授文化科学知识,又重视对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和实际工作能力的提高。在文化课程的设置上,同现在中学课程相比,内容简单得多了。而政治课却并不简单,记得我们初一级政治课就讲授薛暮桥著的《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每周有一堂时事课,讲国际国内的大事。

学生除学习外,还要参加各种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协助政府征收公粮,到附近农村文化夜校教课,参加勤工俭学的生产劳动。学生中的文艺爱好者,经常在课外时间编演文艺节目。学校的业余文工团还颇有名气,当时一些重大的、群众性的活动,都有“灌中文工团”的演出。

这所中学的教师和学生中共产党员不少。那时党的组织、党员身份和党的活动都不公开。但是,党员们还是用自己的模范言行,影响非党的师生,使学校的全体人员团结在党组识的周围。我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里有两位党员,他们比我大好几岁。在我入中学之后,他们就常向我讲有关入党的事,给我看一些内部书籍。其中有《共产党宣言》《党章》《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整风文献》等。记得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时,感觉简直是一部天书。一开头就是“一个怪影----共产主义的怪影。……”呵!宣言怎么这样写呢?中国人写宣言总是开宗明义,本党、本会宗旨如何如何。再往下读,什么“教皇与沙皇”,“梅特涅与基佐”……,如堕云里雾中。但是,我还是怀着从未有过的虔诚,把书读完了。几十年来,我多次重读《共产党宣言》,理解自然比当初深得多。可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在柴米河边农家茅屋的菜油灯下,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的那种神秘感和神圣感,却永久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八·一五”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了!淮海区和沭阳县的党政机关都陆续搬进沭阳县城。在城里筹办一所淮海师范学校。这年底,我和一些崇尚教师职业的灌沭中学的同学,一起报考淮海师范学校被录取。一九四六年初春我就到淮海师范上学了。

一九四六年的春天,是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春天,也是饱经战争离乱之苦的人们,满怀着建设美好生活的希望的春天。我们这些淮海根据地第一所师范学校的第一批学生,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学成之后,去当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在苏北大地上遍植桃李,广育人才。可是好景不长,六、七月间又响起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的炮声。战争空气又弥漫于我们的学习生活中。随着国民党军队的推进,敌机已经常飞临沭城上空。飞机的马达声,掩盖了学生的读书声、歌声,搅乱了向往和平生活的年轻学子的心。

我们生活的那片天地毕竟是狭小的。淮师虽然是新办的学校,但在老师和同学中有许多是原来灌沭中学的熟人。我在小学和中学的老同学吴有才,这次又在淮师和我同级同班。他一如在灌沭中学那样,继续关心我的入党问题。大约在四月的一天,他拉我到已经下了课的教室里,拿出一张表格叫我填写。这是一张十六开纸的油印表,我按照他讲的注意事项,当晚就把表填好交给他。表交去之后,两个月没有消息。七月一日清晨,有才告诉我:“你入党批准了,候补期一年。今天午饭后,你到礼堂西边等着,有人带你去举行入党宣誓。”

我匆匆地吃了午饭,就去礼堂边等候。一会儿又有五、六个同学陆续来到这里,彼此见了只是会心地笑一笑,意在不言中。人到齐后,学校党总支的负责人,领我们到城北约五里处的一棵高大的银杏树下。树干上挂起一面鲜红的党旗,领誓人同我们几个新党员一起举起右手宣誓。他说一句,我们重复一句。誓词简短,至今未忘:“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服从党的领导,完成党的任务,遵守党的纪律,严守党的秘密,牺牲个人,永不叛党。”宣誓后,总支负责人又讲了几句希望、勉励的话,简短而庄严的宣誓仪式就结束了。从此,我就成了一名中国共产党的党员。

形势一天紧似一天。华中野战军几战几捷,虽然歼灭了一些敌军,同时也失去了不少地方,解放区在逐渐缩小。沭阳城白天已有敌机来空袭,夜静时能听到远处的炮声。城里地、县党政机关已开始撤离,淮师也准备疏散。学校通知学生先回家,下学期到新校址报到。何时开学?新校址在哪里?都不知道。我茫然地离开学校,回到家里。

九月初,我接到通知,说淮师已迁移到耿东南庄,要我去那里报到。这年雨多,洪水泛滥,低洼处一片汪洋。在我趟水到达耿东南庄时,来报到的同学并不多,但来的人中,党员却不少。到校不久,党支部召开会议,传达淮海地委的决定:为支援解放战争,淮师要组织一个宣传慰问团,随军工作。党员要带头上前线,并动员非党同学参加。大家积极响应地委的号召,到校的党员都报了名(随军工作后,有几个在生死考验中开了小差),并带动了一些非党同学。这个团体的正式名称叫“淮海地委宣传慰问团”,共50余人。团长兼支部书记是先后在灌沭中学和淮海师范教我语文课的王易平老师。

慰问团组成后,经过短促的准备,我们这支以党员为骨干的小队伍,迎着解放战争的硝烟烽火,踏着淮海平原上秋水还没有褪尽的泥泞,开赴前线。

从此,我告别了家乡,告别了学生生活,也告别了我的少年时代。

1994年9月1日于北京

 

(本文作者江修惠为我校1944级校友,曾任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

人物风采

江修惠

江修惠,江苏省沭阳县人,大学学历,少将军衔。1945年参加革命,1945年春至1946年秋先后在淮海区党委创办的灌沭中学和淮海师范读书,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入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共立军功5次。历任华野战军第二纵队文工团员,分队长,第21军政治部宣传干事,《拂晓报》编辑、记者,21军政治部秘书科长,61师政治部宣传科长,21军政治部宣传处处长,61师政治部主任,兰州军区政治部秘书长、宣传部长、政治部副主任,北京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离休后笔耕不辍,先后出版《往事如诗》《竹轩心语》《薄田收成》等著作。其中7篇作品入选《新中国军事文艺大系》丛书散文卷。1999年被北京军区评为“先进离休干部”。

江修惠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