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沭中‖《最大的公德是爱国》——校庆文稿(十五)

发布时间: 2022-01-06

校庆栏目图2.jpg

2022年,沭阳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百年风雨兼程,百年薪火相承。一草一木总关情,一人一事忆当年。学校将从众多校友和各界人士的文章中,选取部分文章通过学校网站和公众号定期推送,与大家共忆当年育人往事,回顾学校百年发展历程。

最大的公德是爱国

——怀念钱星伯副校长

廖寿康

钱星伯老师原名文瑾,出生于江苏沭阳县李恒乡钱庄一个中农的家庭。一九三六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

东灌沭边区中学创办后,钱星伯老师应聘前来执教。

星伯老师治学严谨,是一位实干家。他具有比较渊博的知识和深湛的文学修养。通经文、能诗词、善史地惟长于数理化学科,但从不露外。记得他在初中部讲授中国史话时说:“我国从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以来,欧化东渐,而造成无限的隐痛者,皆教育事业不能与人争故。……”

他一向重视身教。他说:“教师者,以言教人,不如以身教人得力。”因此在任何情况下,他皆严格要求自己,给自己订了戒律:“一、若育人则必先育己。凡是要求学生做到的则自己先做到;二、不赌钱,不吸烟,不嗜酒……”

他认为,治学是“陶铸国民之旨”,因此凡是国内之国情与世界各国之关系,重大事件,均应向学生宣讲,庶青年世界观深印脑中,要求学生毕业之后,无论为军、为干均应具有为党为国为民之心。

他是晚清文学家钱泳的崇拜者。时常背诵钱泳的《明日歌》曰:“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多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朝看东流水,暮观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他的工作再紧,也能做到今日事今日毕,每日有所思,事无巨细都记录下来,次日付诸实施。

他平时要求学生作业书写字体工整,按时交卷,不许延误。他对学生的作业批改也是一丝不苟,从来不马虎从事,不写一个潦草字。有时把簿本放在腿上也能写得一手极工整的正楷字,可见造诣之深。

他积极支持孙存楼、吴鸣玉、吴逸云诸位校长的办学主张。认为战时中学,旨在为社会造就抗日人才,因此必须打破常规,搞新学制,施行新的教育法:除文理科并重外,更重要的是应加强政治课和军事课。为了不失时宜地为党培养各方面的抗日人才,边中将一年制招生改为春秋两季招生。为了普及解放区的小学教育,又创办了小学教师训练班。星伯老师为师训班撰写教学大纲,并亲自授课。

为了实施解放区教育本章,他亲自设计教学法。他最反对死啃书本知识,主张动的教育,强调从事上练达。于是在课外让学生自己编写自己的墙报每两周出刊一次。从书写到刊头设计,全由学生自己负责。

他主张人的天赋有差异,对聪颖的学生允许跳级。

他对学生管教,力主从严。尤其是重教学,学生不按期完成作业是绝对不允许的。他说:“战时的学生应和八路军一样生活,为了对付日本鬼子的扫荡,要做到以变应变。”

在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里,由于敌人的封锁,解放区的纸张是奇缺的。他谆谆告诫学生要节约用纸,正面写过翻过来再写,字可写得小些。对此,他自己首先做到了,在批改学生作业的簿本上,全系横竖成行一丝不苟的蝇头小楷。

星伯老师来到东灌沭边区中学执教,为时不到一年,就深深热爱这所学校。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亲见、亲历、亲闻,救中国只有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他和其它爱国知识分子一样,把来到边区中学任教,视作是自己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击,对旧思想、旧生活的决裂。一位旧社会的学究,曾和星伯老师在国民党中学共过事,一九四二年来边中看望他,见他一日三餐不饱,不修边幅,忘我地工作,对他说:“翁台何必如此自毁?你再苦行,难道共产党就相信你们?殊不知你在国民党那边干过,不怕他们怀疑你吗?”面对现实的挑战,星伯老师爽朗地笑了:“怎么不怕呢?因为我是共产党敌人的敌人……”星伯老师这一诙谐地回答,使他这位老友无言相对。

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八月二十八日毛泽东主席亲赴重庆与国民党政府进行谈判,签定了《双十协定》,宣布双方协议“坚决避免内战。并确立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共商和平建国大计。”但蒋介石在协议公布后,墨迹未干就立即全面发动内战,调动数百万大军,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作为老解放区的教育工作者,爱国的高级知识分子钱星伯老师,对这一时局是认得清看得准的。他积极响应民主政府的号召,发表演说,坚决反对蒋介石在抗日战争结束后,依仗美帝国主义的支持发动内战,夺取人民的胜利果实,要使中国变为美国的殖民地和军事基地。他在校会上提出了发人深思的问题:“敌人磨刀,我们怎么办!?”他又坚定地回答:“敌人磨刀我们也要磨刀。”

一九四六年秋,东灌沭边区中学一部分学生组成战地宣慰团去前线作战地宣教工作,尚有大部在校学生,由吴逸云校长、星伯副校长和指导员顾九纲同志率领,随军向山东北撤。

临行前,星伯老师来到家中,对年已七旬的老父亲钱序召说:“我一生半世所走的全系坎坷崎岖的路,只有来了共产党,我才得以新生,可是蒋介石和他的反动政府不让我们过太平日子,发动内战,向解放区进攻……”转而又对他体弱多病、怀抱不满周岁儿子的妻子说:“我随军北撤山东,是作战略性的转移,早晚是要回来的,你们在家中一切行动要依靠地方政府和广大群众,在任何严峻的考验面前,都不能动摇,要始终跟着共产党走。你要好自为之。在革命的征途上,不可能永远是一帆风顺的,万一我发生什么意外,你也不要以我为念……”

东灌沭边区中学广大师生昼伏夜行,涉水,登山,越岭,于一九四七年三月,到达山东胶东的海阳县住下来修整。可是立足未稳,星伯老师就以统管教学业务副校长的身份,积极地和孙存楼、吴逸云、顾九纲等领导同志一起,投入复课,组织学生书写随军北撤纪行和胶东老解放区风光的记叙文章。他和大家一道吃着胶东的黄米饭说:“我们的胶东胜过苏联的乌克兰。”

我们到达不久,胶东就进行伟大的土地改革,这场土地改革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是我党领导人民推翻三座大山获得彻底解放的力量的源泉。但由于当时党内“左”的思潮影响,在土改和整党过程中,一度实行普遍查“三代”过左的偏向。边中的师生有些出身成分不好,家庭历史复杂,在查“三代”中,受了一些波折。事过不久,星伯老师以非党同志的身份协助吴逸云、顾九纲同志,做了大量说服教育工作,扭转倾向,解了疙瘩。

随着战势的好转,一九四八年春我陈()、粟()大军逼进两淮,华中即将解放。原边中的部分师生又奉命南下。一九四八年正月二十四,途经淮海地区的吴集西北三岔宿营。夜被敌偷袭,星伯老师等不幸被俘,他被关押在龙苴周匪法乾的据点里。据后来从虎穴中逃出来的周汝龙说,星伯老师自知身陷囹圄难以生还,于是他对同时遇难的孙炳球、孙乃亭、骆奎轩、朱石明、刘荫生等原边中的教职工说:“我们算是革命成功了!遗憾的是未能看到蒋家王朝彻底的完蛋,周匪法乾的可耻下场。”

周匪法乾得知星伯老师被俘,亲自出场过问,对星伯老师说:“钱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该算是老相识吧。记得抗战前,我们在沭阳县城见过面,一别已是十年了……”

“你这个三姓家奴,杀人魔鬼,在你的家谱中哪能会找出‘抗战’二字,真是一个名不虚传的土匪、汉奸、国民党……”星伯老师的正义言词,把周法乾骂得无言对答。

星伯老师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忠贞不屈,于同年二月中旬,被周法乾活埋。他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作为一生半世从事敌后老解放区教育工作的精萃星伯老师,他是在无可借鉴的情况下趟出一条新路来。他是在老解放区教育史上的一颗明星。后人回顾他的教育思想是:重视对学生进行政治思想品德教育,视德育为万能之本。他认为最大的公德就是爱国,学生必须有爱国之心兼爱国之力,因此必须把爱国主义教育放在首位。学生读书非独识字而已,尤具造就人格。强调书要念活,不要死念。要坚持改革、善于创新。

清明节前,怆然有怀,乃写此文,以表对我的老校长星伯老师亲切怀念。

一九九五年于新浦。

(本文作者廖寿康为东灌沭边区中学老师)

人物风采

钱星伯

      钱星伯(1907-1948),江苏省沭阳县李恒人,1936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1940年参加革命,任沭阳县抗日民主政权文教科长。1941年到边中任教,先后担任地理教师、教务副主任、主任、副校长等职。1946年随淮海联合中学北撤山东,并以统管教学业务副校长的身份,协助孙存楼校长做好复课等学校管理工作。到达胶东后,积极参与当地的土地改革。1948年奉命南下,途径沭阳吴集时不幸遇袭被捕,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忠贞不屈,同年2月,英勇就义。


钱星伯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