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沭中‖沭中人、沭中事、沭中情——校庆文稿(七)

发布时间: 2021-12-13

校庆栏目图2.jpg


回忆“左联”烈士王洁予

王振文

王洁予,原名王曾远,字洁羽,哲羽,洁予,多以洁予为笔名发表文章,遂以洁予为名。幼年聪慧,悟性过人,记忆力尤强。启蒙家塾,读书如噬书。一九二二年夏以优异成绩考取沭阳初级师范。

入师范后,学习刻苦,尤爱文学。同窗张仁山先生回忆说:“洁予先生是班里年龄最小一个,学习最精,文才最好。下笔千言,从不打稿。往往一篇习作中能插入切如其意的一到两首小诗,读来脍炙人口。老师时常作为范文在全班诵读。”

初师毕业前,大土豪程肇湜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城隍老爷出巡的迷信活动,来麻痹吓唬老百姓。王洁予以反封建迷信为主题,下笔数千言,写了一篇题为《求雨》的文章(副标题为《王善人的因缘》),大为谢仑仙老师和乔悚校长激赏。文章在沭师、沭中两校传阅,乔悚校长还将此稿拿到泗阳县传抄。由此,王洁予嬴得沭阳“新才子”之称。

吕一敏回忆:“洁予同志最善写小说。在校期间曾为周谷成代写《正告程肇湜书》,针对程党,笔利于刃,入骨三分,妙语连珠,洋洋洒洒,脍炙人口。时人比之陈琳《讨曹操檄》、骆宾王《讨武氏檄》。谢仑仙先生最为推崇洁予,谓为现代奇才。”毕业后,王洁予在一所小学任教,同时酝酿写一本书,揭露封建社会罪恶。初拟定名《牧羊城》,因为外地人往往把“沭”字混同于“沐”字,故取其谐音。其后参加社会活动,辍笔多年。

一九二六年与李嘉林等共建共进学社,出《共进学刊》。学社专门学习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书籍,也涉及马列主义理论书籍。当时沭阳以程肇湜为首的八大土劣气焰嚣张。学社成员专门创作登载揭露他们罪恶行径的文章,得罪了土劣,受到他们和腐朽官府的围攻。学刊只出版四期就被查封。

一九二七年春,北伐战争如火如茶。王洁予等进步青年热血沸腾,欣喜万分。他们认为军阀县政府和沭阳八大土劣的末日到了。是年秋,丁耘棘首先渡江找到了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引荐了沭阳一批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国民党。他们着手谋划打倒沭阳以程肇湜为首的八大士劣。是年底,军阀孙传芳残部在沭阳的势力岌岌可危,八大土劣惶恐不安。有王洁予、李嘉林、葛绍亮、应若冰、李文德、丁耘棘、老师谢仑仙等积极组织夺权行动。国民党省党部特派员张仲文到沭阳,成立了国民党沭阳县特别委员会,后成立国民党沭阳县临时执监委员会,丁耘棘为监察委员,徐泉、王洁予、李嘉林、李文德为执行委员。他们齐集于钱集周效石家。在开明地主知识分子周效石、王相和的帮助下集结四五百农民武装,于一九二八年元月一日护送国民革命军军派县长单心田入城接权,并约定接权后收监八大土劣。但单心田入城后被土劣收买。王洁予等人于一月五日再夺单心田县印。单心田及土劣秘密联系二十六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包围了县执监委员会,打死周效石、王相和,逮捕王洁予、李嘉林、徐泉、葛绍亮、谢仑仙、汪大同和李文德。几天后,又将王洁予、徐泉、葛绍亮、谢仑仙、李文德、汪大同及两个农民带上脚镣,押解到淮阴二十六军军部大牢。幸得丁耘棘脱险绕道徐州,到镇江找到国民党省党部。省党部几次致电二十六军,证明王洁予等人为国民党省党部委任人员,三个月后获释。人称“一·六惨案”。这是王洁予等人第一次参加的革命行动。时年王洁予仅十七岁

是年三月,王洁予以“一·六惨案”为背景创作了中篇小说《巷战》,发表在一九二八年十二月的《创造月刊》卷五期上。钱杏邨当时赞美此文为“鸣唱新时代的歌曲”。一九二九年创作中长篇小说《没落与转变》,发表于《乐群》杂志。一九二八年秋,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再次发委任状,任命王洁子等为沭阳县执委。王洁予、李嘉林等革命青年,认识到国民党不是革命党,愤然将委任状投诸扬子江中,决然与国民党彻底断绝一切关系,前往上海寻找新的革命道路。

王洁予到达上海后,考入“中华艺术大学”文科班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华艺术大学”党支部委员,虚龄二十。一九三○年初,党中央为了集中上海文化艺术界的力量一致对敌斗争,决定成立“左翼作家联盟”。三月二日,联盟成立大会在“中华艺术大学”礼堂举行。王洁予以大会主席团成员身份参加了成立大会。国民党反动派取缔“左联”,在发出的通缉令上,共有四十九人,王洁予排第七名。



_副本.jpg


是年初夏,王洁予调任浦东区共青团书记。不久,党团合并,王洁予成为浦东区党团委员会重要领导之一。是年冬,为组织工人开展武装斗争,王洁予等人在秘密开会时被人告密。当反动军警冲入宅内,他们立即烧毁文件。敌人看到在场的都是工人,并未发现有什么证据,但见地上有一小堆纸灰,便认定是烧毁的文件,将他们收监。由于王洁予不是工人模样,被重点收监。当时,王洁予化名为周德标,被龙华警备司令部投入漕河泾监狱。

监狱极其简陋,关押的人特别多,因此特别拥挤,卫生条件差,病死的人很多。叶蠖生当时在互济会工作,曾多次探监,送些吃的东西给王洁予,连送去的咸鸭蛋狱卒都要剖开检查。王洁予在这里染上了肺结核,又得不到治疗,病情发展得很快。

淞沪抗战后,王洁予又被转到苏州监狱。因当初被捕时并无什么实据,只作为嫌疑犯被判刑两年半。在苏州监禁期间,曾与李干成同监。据李干成回忆:在苏州监狱期间,王洁予意志顽强,立场坚定,积极联络狱中战友,共同与敌斗争,是位好同志。吕一敏亦同监,每放风必相视,以示相互鼓励。当时监狱搞假民主,犯人可以看书,写文章,甚至允许他们办小报。王洁予负责稿件修改审定。战友们利用这种机会,取得联络,互通消息。一九三四年春夏之交终于交保释放,与吕一敏一起出狱,并一同前往上海寻找组织。但此时上海党组织已经遭到破坏转移。无奈,回到沭阳治病疗养。

回沭后,王洁予一边治病,一边重新开始小说《牧羊城》的创作。为躲避国民政府的查抄,易名为《薔薇河》。一九三五年后终于脱稿,洋洋四十万言。但无可发表的文学刊物,自己亦无力付印。一九三五到一九三六年间,王洁予连续以“化三千”为笔名在《经济论丛》发表若干篇论文。期间,参与组织青年读书会,钻研马列主义,宣传革命。不久后,读书会成员钱文晖向南京国民党政府告发,诬称沭阳东乡李恒有反政府的“人民阵线”。沭阳县长祁伦捷受命逮捕读书会成员王洁予等多人。王洁予等人据理力争,坚持斗争,要求与钱对质。钱手无证据,又心生畏惧,遂撤回状词。在最后一次庭审中,王洁予代表同案发言,滔滔驳词,势如洪水,驳得审问他们的所有人哑口无言,县长祁伦捷窘厄不堪。最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但被捕抄家时,《薔薇河》书稿因指斥时弊而被焚毁。

一九三五至一九三六年,日寇紧逼华北。王洁予在沭城组织热血青年成立了“抗日援绥会”,投入抗日运动。当时身在南京陆军监狱的李嘉林和叶蠖生得知王洁予已经出狱,遂写了一首旧体诗催他出来工作:

霜余又向雪中开,艰苦天教作尔材。

暂此离披缘病耳,终然矫健见强哉。

时危莫供陶家赏,世乱须怀漆室哀。

寄语故人好自勉,东风咫尺伴春来。

王洁予接信后,立即回信:“一俟病体稍痊,就回老家看望母亲。”一九三七年夏,叶蠖生与李嘉林从陆军监狱回沭,本欲相约一起去延安,但王洁予病已沉重,于是拿出一半路费促其去淮阴就医。王洁予刚出门就倒于路中,不得就途。这年秋,含恨而终。

殁后,由葛绍亮,李嘉林等在沭好多友人,为其办理了后事,在“乐天戏园”举行追悼会。沭阳各届人士纷纷参加追悼会。曾参与迫害王洁予的县长祁伦捷竟然也参加了追悼会。

葛绍亮有悼哲羽诗:

哲羽才大奇,十五思济时;

孔孟谓迂阔,申韩薄弃之;

老庄叹河汉,思宁乃信依;

十七斗土劣,巷战弹雨披;

二十更投艰,左翼挥红旗;

监牢犹战地,把笔如剑施;

高明遭鬼忌,病魔竟残欺。

辗转归乡里,无泪泣牛衣;

民贼遍地走,国势日阽危;

可怜牧羊城,读之天可悔;

何物祁伦捷,搜去竟焚毁。

方当抗战起,哲士竟凋死;

此悲何如悲,此恨恨不已!

天地能生才,天地不能庇!

但愿人民作主明时来,

宝才如命天地均欢喜!

 

当时友人徐钧作一副挽联悼念王洁予,殊为简洁中肯。联曰:

真隽爽不屈者

是国家可惜人

 

(本文作者王振文为王洁予侄子,后过继为嗣子。文章有删节)